南方网> 佛山新闻

再次放眼乡村,顺德如何破题

2018-12-06 10:00 来源:南方日报 尹辅华 蒋晓敏

走进顺德中心城区,已有近30年历史的金斗村级工业园正迎来命运的转折。

通过广东成德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一年多的努力,金斗工业区一期A区地块完成了改造。今后这个区域预计将诞生一个年产值20亿元的“顺德电子信息产业园”。

回望“村村点火,户户冒烟”的激情岁月,农村是顺德改革开放、走向全球的起点。众多村级工业园的繁荣发展,为顺德在上世纪90年代成为广东经济“四小虎”之首,奠定了坚实基础。

时至今日,顺德已经成为全国县域经济的佼佼者、广东智能制造的重要基地。而存在先天短板的村级工业园,则已成为限制顺德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短板。

这也是整个佛山面临的挑战。至今年5月,佛山全市有村级工业园区1088个,总面积207平方公里,约占全市工业用地面积的80%,产出却仅为全市总量的20%。

但另一方面,村级工业园也被视为事关佛山全市发展空间的宝贵资源。佛山市委书记鲁毅曾明确表示:“村级工业园综合提升是佛山新一轮经济发展的空间所在。”

在今年4月,顺德出台了《顺德区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实施意见》等“1+3”系列文件,明确提出三年计划筹集不少于300亿元资金规模推动改造。此后,今年9月,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同意佛山市顺德区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这又为顺德发力升级改造村级工业园赋予了前所未有的契机。

重新回到昔日腾飞的起点,顺德的“治村策”将作出怎样的实验?

走进历史关键节点

迎来“一定要打的仗”

12月4日,325国道与九江大道交界的大转盘车流滚滚。这里是“中国家具第一镇”龙江的交通要道,每天有无数满载家具的货车从这里发往全国。

紧邻着九江大道,始建于1998年的陈涌工业区曾经是龙江重要的家具生产基地之一。金穗星家具厂总经理左富坚是土生土长的陈涌人,那些只要一台电锯、一个封边机、一个打孔机,再进点板材就能开厂的年头,被他称为村级工业园的“黄金年代”。

回望历史,顺德敢于顶住非议冲破禁区的勇气,赚到市场经济的第一桶金,乃至在农田上建成一座工业城市,都源于农村。1978年,当发端于安徽小岗村的“大包干”成为改革开放第一声春雷,全国首批“三来一补”企业——大进制衣厂在容桂成立,拉开了顺德村级工业园建设的序幕。

在镇政府主导财政分配、村集体整合优势资源、“全民皆商”的风潮下,顺德大力发展集体经济,将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造就了一批“洗脚上田”的企业家,也成就了顺德在中国工业版图举足轻重的地位。

上世纪90年代初,顺德村级工业园已剧增到200多个,顺德的地区生产总值也从1978年的4.15亿元上升到1992年的63.81亿元,工业总产值从1978年的8.16亿元上升到1992年的169.9亿元。

村级工业园不仅是解决农村人口就业、增加村集体收入的重要载体,还培育出家电、家具、机械装备、电子信息、化工等顺德支柱产业。在“一镇一品”的镇域经济发展格局下,一些村级工业园区渐渐成为各支柱产业的集聚区,为龙头企业进行产业配套。

素有顺德“南大门”之称的细滘社区就得益于村级工业园的发展。1992年,格兰仕集团在这里从一家羽绒厂转型生产微波炉,并逐步缔造起庞大的家电帝国。细滘社区党委书记黄任华说,高峰时期细滘曾生活着上万名格兰仕员工,他们的衣食住行消费每年能为细滘带来的收入超过2000万元,此外格兰仕还带动了周边的金属加工、物流等配套产业兴起。

然而,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为了促进工业用地的集中发展,顺德集中力量开发镇级以上工业园,并以其相对完善的基础设施、配套服务和优越的土地使用制度,吸引一大批包括村级工业园在内的优质企业进驻。

从此村级工业园开始走下坡路,好的企业越来越少,占全区工业用地的67%,产值贡献却只有27%。同时暴露的问题却越来越多:投入产出低、产业低端化、高污染、高耗能、安全生产隐患多……昔日顺德发家致富的“功臣”,沦为地区发展的“拦路虎”。

站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节点,从农村起步腾飞的顺德,又将目光投向改革的起点,又将改革的激情和担当注入村级工业园,寻找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原动力。

今年9月,广东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同意佛山市顺德区率先建设广东省高质量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实验区,要求顺德紧扣“四个走在全国前列”要求,围绕高质量发展,聚焦村级工业园改造,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加快政府职能转变和体制机制创新,在用地审批、空间规划、项目报建等方面先行探索。

“要用历史和发展的眼光,妥善改造村级工业园区,依法淘汰落后产能,为高质量发展腾出空间。”佛山市委常委、顺德区委书记郭文海说,“这场仗一定要打,而且要打赢。”

走进“无人区”

政企协作共同先行先试

面对政府的决心,园区内微小的经济单位,在去留之间也经历着不少挣扎。

广东成德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德电子”)搬进金斗工业园已超过20年。在这里它成长为佛山唯一一家能生产16层电路板的企业,也是华为、美的、格兰仕等名企的供货商,并于2016年8月挂牌“新三板”。

但村级工业园糟糕的生产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如影随形。“德国客商来参观,惊叹我们发展环境这么差。”成德电子总经理林灿荣说。由于成德电子紧挨着一家屠牛场,因此一度很难从外地吸引优秀人才。“企业考虑过搬走,但是到外地很难找到像顺德这样完整的产业链。”林灿荣说。

在方圆几公里内,这家企业就能采购到各种零部件。事实上,由村级工业园带来的完善产业配套正是许多顺德企业愿意扎根本土的优势,如何打破这种路径依赖,激发企业自主改造的积极性,正是顺德“头号工程”的第一道关隘。

“一开始政府发动我自主改造,想到要投入那么多资金,确实很没有信心。”同为企业主的左富坚说,过去十多年他已经习惯了在锌铁棚生产经营,对于拆棚建楼的前景心里没底。

陈涌工业区可实施连片改造区域有470亩,涉及权属人土地宗数50宗,园区内需拆除重建的土地约占60%。这几年来,陈涌社区党委书记、居委会主任梅永强已经记不得他跟这些企业负责人开过多少次动员会。

除了开会,他还不停带着企业业主们到周边地区考察成功的改造案例,赴深圳、东莞、珠海寻找招商资源,一起学习新的招商思路。

忙碌的梅永强有着顺德区镇村三级的合力攻坚作为后盾。今年1月,顺德区党代会将村级工业园改造作为党委政府“头号工程”。4月,顺德出台《顺德区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实施意见》等“1+3”系列文件后,短短半年多时间,又出台了14份各类政策实施细则、工作指引等,从规划引领、政府主导、政策保障、资金支持、绩效考核及联动执法等方面提出策略与措施,为改造提供强有力的政策支撑。

在实践中,左富坚很快打消了后顾之忧,成为陈涌工业区第一批自主改造业主。在投入逾2000万元后,如今他占地1600多平方米的锌铁棚变身八层高的标准厂房,建筑面积增加到12000多平方米,首层层高达7.9米,显得开阔又大气,还有消防设施和安全生产设备一应俱全。

“连防火门都有两道,条件这么好的厂房,我不担心招不到商。”左富坚说,新厂房将是他毕生最得意的作品。

发家于金斗工业区的成德电子也决定反哺金斗工业园。在大良街道提供规划设计以及先期投入下,成德电子通过厂房重建、城市基础设施提升等,拟将金斗工业区建设为顺德电子信息产业园,并立下了园区年产值达20亿元的新目标。

作为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的先行先试地区,顺德没有现成经验可借鉴,只能在一次次实践中先创特例,走进“无人区”,再形成经验。

短短半年,顺德已探索出政府直接征收型、政府挂账收储型、政府统租统管型、企业长租自管型、企业自主改造型等改造样本,全区382个村级工业园已有68个园区启动改造,累计完成土地整理4129亩,关停淘汰落后风险企业885家。

从观望、怀疑到主动参与,再到创新探索,深谙“行得快,好世界”的顺德人,又一次走在高质量发展的前列。

一家生物科技中心背后

村级工业园蕴藏新兴产业希望

当前,智能装备制造、现代生物医药等前沿性技术成为各城市争相追逐的优质产业。与以往相比,在顺德村级工业园新一轮发展中,新兴产业崭露头角的趋势最令人期待。

2018年5月17日,坐落于乐从北围工业区的广东科荟生命科技产业中心首期项目正式封顶。作为顺德牵手深圳创新资源的典范项目,建成后其将成为佛山乃至珠三角区域专业标准最高、综合服务功能最强的生物医药和医疗精密装备制造产业载体之一。

“最初只有我一个人,而到现在乐从聚集了近500名生物医药领域的高端人才,而且政府把原先能卖900万元一亩的商业用地,转为50万元一亩的工业用地,让我去建生物医药产业园。”已在顺德拓展生物医药产业的中科院生物物理所佛山分所所长毕利军,认为顺德敢于用有限土地搭建产业平台,而不是基于眼前利益。

广东科荟生命科技产业中心在原来村级工业园土地上增资扩容,折射出顺德城市发展思路正在发生根本性转变。

30年前,星罗密布在全区的村级工业园只注重数量堆积,忽视城市规划、建设有效跟进,忽略环保、安全生产有效衔接,导致今天村级工业园成为城市发展软肋。

现如今顺德在改造村级工业园,强调“城市”概念,即先完善城市配套设施,给新兴产业、优质平台提供栖身之所,最终吸引集聚高层次创新型人才服务顺德,改造顺德。

建于上世纪90年代的乐从上华工业园,此前经营家具生产、仓储物流、五金加工,存在产业低端、效益低下的问题,是乐从镇1.5万亩村级工业园当前状态一个缩影。

2018年5月,顺德区政府与美的置业共同启建乐从镇上华智能智造产业园,今后该产业园与佛山机器人学院、埃华路机器人工程公司等机构、企业合作,形成完整产业项目的“经营—服务—增值”一体化链条,并与潭洲国际会展中心、美的库卡智能制造产业基地、广东智能制造创新示范园、中德智能制造国际合作示范区等互为呼应,成为佛山三龙湾高端创新集聚区一枚重要棋子。

美的置业作为项目合作方,以产、学、研于一体化的思路构建园区配套,为进驻企业和机构打造“人才、政策、市场、金融”等全方位专业服务体系,共建后勤保障与生活娱乐生态服务机制。

广州现代城市更新产业发展中心执行院长江浩认为,村级工业园是重要的产业载体,但目前它们的产能、税收与占地不成正比,因此就需要更集约发展和转型升级。“在粤港澳大湾区协同发展大背景下,村级工业园改造成为智造园,政府主导做好前期项目分类、研判、统筹,大企业以资本、资源和专业优势介入,最终实现强强联合。”

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是顺德区新一轮经济发展的空间所在,也是村民分享发展红利的新起点。村级工业园完成改造,不仅让辖区企业获利,同时也让村民增加收入。

容桂街道华口社区就喝上了村级工业园改造红利的“头啖汤”。通过改造,不仅解决了社区土地手续不全问题,还通过土地出让使得华口股份合作经济社收入4300万元,股民每人一次性分得9000元,而原来该地块一年出租收入仅59万元,照此计算72年才能达到4300万元。

■聚焦

村级工业园

如何“招大商”?

12月5日,在2018年顺德区招商推介会上,村级工业园升级改造十大示范项目集中对外招商,项目总投资将超过120亿元,吸引了不少国内知名投资机构、产业园区运营商、金融机构等参与现场对接。

据了解,目前顺德全区10个镇街的10个村级工业园连片升级改造示范项目,正在形成升级改造浪潮。同时,顺德十个镇街有超过24个腾挪园(工业商品厂房),占地面积超过3000亩,总建筑面积超过490万平方米,在今后三年每年平均可向社会提供100万平方米的载体,可以承接村改腾挪出来的顺德优质项目、企业增资扩产项目以及新引入的新兴产业项目。

在当前全国各城市争抢优质项目的大环境下,顺德对龙头项目拥有强大吸引力。而另一方面,众多村级工业园的招商工作也非常重要。记者了解到,当前,长三角部分城市开始以税收论、“人—技术—产业”融合发展等概念,在乡村中孵化新兴产业,解决乡村产业园区招大商、招好商困局。

在浙江瑞安阁巷高新技术装备小微园,该园以税收论英雄,通过放水养鱼,打造政策洼地,园区给予领军企业和高成长型企业税收奖补、用地弹性出让等优惠政策;对高税收企业免除厂房租金;以低于成本价一半的价格将厂房出让给企业。

“预计至2018年底,小微园预计实现产值超90亿元,税收超8亿元。”瑞安阁巷高新技术装备小微园相关负责人介绍,该园区现在对入驻企业明确要求每1000平方米产值达到400万元以上,税收18万元以上。“汽车配件3D打印项目已远超园区标准,预计每1000平方米产值超2000万元,税收超150万元。”

与瑞安阁巷高新技术装备小微园相比,浙江万洋集团众创城独一无二的开发与运营方式,也得到了广泛人口,该集团按照“人—技术—产业”融合发展思路,把万洋众创城打造成集生产、生活、生态“三生融合”的现代新型制造业集聚平台,其运作模式可解决城市化和工业化之间矛盾。

“我们的做法既解决工业用地‘产能低’,同时避免它与城市发展争抢用地。”万洋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建明介绍,该公司通过设置垂直化工厂方案来解决,即把原来0.5至1之间的容积率提升到3,这样现有土地就能容纳3倍以上企业。“反过来,我们安置原有企业只需耗费三分之一的土地,腾出来的土地可以支持城市化发展。”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化研究所所长曾真认为,下阶段,顺德可产业空间布局和土地集约利用方面继续发力,要通过良好的机制和政策撬动,让村级工业园内凌乱、零散的空间有序发展。

编辑: 何锦欣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